《第十一回》:荒诞挺高级 欣赏需门槛

4月

《第十一回》:荒诞挺高级 欣赏需门槛

《第十一回》:荒诞挺高级 欣赏需门槛
《第十一回》:荒诞挺高级 欣赏需门槛-新华网/北京晚报讯(记者 高倩)自4月2日上映以来,电影《第十一回》的票房目前超过了4000万元。平心而论,这并不是多么亮眼的成绩,但7.5分的网评分仍旧给予了导演陈建斌足够的肯定。《第十一回》的“回”得名自影片类似古代小说的章回体式结构,每段剧情都被冠以一个诙谐简短的标题。故事的主线其实并不复杂:市话剧团打算将三十年前的一桩杀人案搬上舞台时,当事人之一、曾被判入狱十五年的“凶手”马福礼突然出现,表明自己没有杀过人。围绕着这部可能永远给自己扣上“杀人犯”帽子的舞台作品,马福礼与话剧团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周旋。马福礼到底有没有杀人?案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这是影片中所有冲突的来源。公众眼中,一切早已盖棺定论:马福礼因为妻子赵凤霞和李建设在光天化日之下偷情而恼羞成怒,故意松开拖拉机的刹车,把躺在车下“修车”的两人碾轧身亡。这个版本的故事,也是话剧团的灵感来源。随后,各执己见的人们上演了一出罗生门迷局。马福礼坚称惨剧是刹车失灵造成的,他没有杀人,只是警方怎么说、他就怎么认,这种莫名其妙的接受、顺从,被话剧团导演胡昆汀归因为丈夫的面子问题和被戴绿帽的奇耻大辱;李建设的弟弟一口咬定,是赵凤霞“勾引”李建设;老领导则认为,李建设的生活作风有问题;在话剧中饰演赵凤霞的演员贾梅怡找到了赵凤霞的表姐,在表姐的说法中,赵凤霞与李建设彼此深爱,只是造化弄人,未能如愿在一起。于他们而言,这场意外反倒像悲壮的殉情,从头到尾,马福礼都不过是个局外人……影片原本的名字“如是你闻”,或许更能揭示导演那哲思性的探讨。真实与虚假的彼此拉扯,贯穿着这部颇具黑色幽默的电影,它存在于对案件真相的追寻中,存在于戏剧艺术和现实生活的映照中,也存在于马福礼那一团乱麻的家庭生活里。女儿金多多意外怀孕,又不忍打胎,为了掩盖这桩“丑事”,妻子金财铃绑上枕头,谎称自己有了“小马”,到最后,无中生有的“小马”却成了旁人眼里真实存在的孩子——这种荒诞不经,造就了影片不时出现的笑点。相较于高度依赖语言包袱和各种段子的“喜剧”电影,不得不说,《第十一回》是相当高级的。12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